北斗下一站,万亿落地

2022-01-30 20:22:22 秘书处 2
图片关键词


北斗组网的第二年,“应用落地”已成为2021年北斗行业最大的确定性。市场的一片大好,较为直观地体现在北斗产值数字上。

2021年5月,中国卫星导航定位协会发布的《2021中国卫星导航与位置服务产业发展白皮书》显示,2020年中国卫星导航与位置服务产业总体产值突破4000亿元,达4033亿元。预计在2025年前,北斗产业有望在“十四五”时期形成“万亿”级产业。其中位置服务市场容量达7000亿元人民币,北斗高精度应用市场可达150亿。

不可否认,在“北斗产业+GPS”、“北斗/GNSS”应用产业长期融入国内卫星导航产业结构的现状下,GPS、GNSS应用的溢出也为这些产值做出了贡献。

于各地政府而言,北斗产业落地、上下游链条融合发展似乎更贴合地方对卫星导航产业实力的期待。

正如去年年初“北斗掉线”事件频繁给行业带来“别让北斗应用再‘掉线’”的拷问:政府层面也逐渐意识到,前几年的产业落地做得还不够扎实,亟待通过北斗等应用场景的进一步深化,把“北斗产业+GPS”、“北斗/GNSS”在内的导航产业再往上拔高一个台阶。

国家“十四五”规划确定的“北斗产业化”重大工程已经启动。有数据统计,到2021年已在全国一半以上省市地区开展了20余个应用示范项目,总投入资金规模超过20亿元。

随着政府之间的较量进一步升级,“政府+市场”合力得到持续验证,北斗产业在地方的稳定性及高精度定位效果优于GPS的应用市场,“北斗+”的更迭与落地或许都将比想象中更快一步。


一、1000亿产值成十四五标配


新的增长点在哪?政策指引已经隐约给出了答案。

按照江西省对北斗产业的规划,江西南昌重点发展北斗及其在移动通信、智慧交通、公共事业领域的应用等。

2021年5月,江西南昌市市长万广明在北斗年会上表示,努力做强移动智能终端、VR产业等优势产业,同时推动北斗产业与其他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深度融合,重点孵化引进一批与北斗相关的行业龙头企业,加快推动南昌航空科创城、北斗科技产业园等建设。

加快北斗与各领域跨界融合似乎成为了各地产业的“必答题”。2021年7月,浙江省人民政府印发《浙江省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建设“十四五”规划》,提出将重点发展新兴产业、高端设备等,谋划布局北斗系统、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与前沿产业。

而以办好北斗峰会为契机,湖南将推动北斗产业高质量发展,擦亮北斗规模应用作为“名片”之一。

2021年9月,湖南省人民政府、国防科技大学、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在首届北斗规模应用国际峰会上签署了《北斗卫星导航产业合作协议》,推动“卫星互联网协同创新中心”和“北斗导航产业集团公司”落地湖南。

期间,长沙市人民政府、千寻位置、万觅时代投资三方达成合作建北斗时空基础底座,并围绕低空智联网建设、立体交通及出行、水环境智慧化管理和城市综合治理等关键领域开展技术研究和规模化应用,期待尽快落地达产。

今年的两会时间,湖南省政协常委彭继球提出建议,下一步,湖南应聚焦北斗规模应用,以政府示范工程引导规模化应用,升级工程机械、轨道交通等传统产业,做强北斗+交通、北斗+智慧城市、北斗+通航、北斗+新基建等新型产业,做大北斗时空信息安全、导航信号增强等优势产业。

山西则计划在能源、电力、通信、广电、交通、金融、公安、水利、自然资源、地震、气象、测绘、农业、林业、粮食等领域涉及到定位导航授时(PNT)等功能需求时,实现以应用北斗为主,开展示范应用,提升政府管理效能和治理能力。

其中,预计在今年10月底建成的山西北斗产业园项目被列为2021年度山西省重点项目。该项目引入20余家北斗和卫星遥感企业,10余家无人机研发和应用企业,计划打造北斗、遥感、无人机和5G融合北斗信息产业体系,形成以“北斗+”融合应用新模式、北斗空间地理信息大数据产业、无人机通用航空产业为核心的北斗空间信息产业集群。

多个省市更是在十四五定下了大胆的目标——赶超1000亿元。

江西把北斗产业作为战略性、先导性和支柱性产业来抓,以国家(江西)北斗综合应用示范项目为引领,力争到2025年全省北斗相关产业营业收入突破千亿元。

以经开区北斗产业园、海淀区北清路沿线、顺义区国家地理信息产业园为依托,北京市在《关于促进北斗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的实施方案(2020年-2022年)》中,定下了“预计到2022年产值接近1000亿元”的目标。

2021年8月,上海市发布《北斗产业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21-2023年)》,目标是到2023年,推动北斗时空信息产业规模达1000亿元,其中北斗高精度导航定位产业规模超过500亿元,培育100家产业链优质企业,打造5家以上上市企业。

这些产值突破,无疑会给更多地方政府带来信心。

基于2020年湖北北斗卫星导航核心产业及关联产业达500亿元的产值,2021年11月,湖北印发《北斗卫星导航产业发展“十四五”规划》,其目标是“十四五”末全省北斗产业总规模达到1000亿元,培育出3家至5家具有带动性和引领作用的领军企业,孵化70家以上创新活力强的高成长企业。

此外,河南郑州也推出北斗产业发展的“若干措施”,公布了5G及北斗产业五年发展规划(2021-2025),力争到2025年,全市5G及北斗产业链企业超过200家,核心及关联产业规模突破1000亿元。其主要任务包括,建设北斗创新基地、北斗服务平台、北斗产业基地、5G及北斗信息安全基地等。


二、园区下沉三四线

值得一提的是,三四五线城市加速入圈,俨然成为2021年北斗产业的一个突出现象。

2021年2月,在浙江省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上,省政协委员,湖州市政协副主席李红,省政协委员、德清县气象局气象台台长陈国良提案建议,在德清地理信息小镇布局浙江省北斗产业园。

在李红看来,德清地理信息小镇作为全国地理信息产业高地,集聚了千寻位置、浙江国遥、长光卫星等各类地理信息企业300余家,初步形成涵盖卫星遥感、位置服务、软件开发、测绘服务等地理信息全产业链。

即便是产业下沉,北斗门槛已明显变高。

近日,总投资31亿元的北斗芯片封装产业园在湖北十堰市郧西县开工。该项目由湖北中芯北斗科技有限公司建设,主要研发、生产、封装SIP芯片,产品广泛应用于手机、传感器、计算机、互联网、航空航天和军工等领域。

而按照《湖北省北斗卫星导航产业发展“十四五”规划》内容,十堰仅为湖北省“一主多辅”北斗产业空间布局的一部分:“一主”是武汉,“多辅”则是指在襄阳、宜昌、黄石、荆州、荆门、十堰、随州、孝感等地打造北斗特色产业聚集区。

作为湖南的地级市,株洲近年也一直在全力推动北斗卫星导航应用“十大工程”。去年,根据湖南省政府、国防科技大学、中国电子签署的《北斗卫星导航产业发展合作协议》,占地9252亩的北斗产业园在株洲落地。按照计划,该项目在2025年基本建成,产业集群产值规模达500亿元。到2030年,产业集群规模达1000亿元。

为解决人才问题,去年年底,株洲相关部门还专门针对北斗人才出台了“十条措施”,以促进产业高端科技人才引进。根据政策,贡献突出的高精尖人才,有望获得50万元至100万元奖励,团队拟实施项目有望获得最高2000万元的综合资助。

此外,远在西南腹地的绵阳市,去年年初将北斗卫星应用定位于未来绵阳举全市之力重抓的六大创新产业之一。绵阳提出计划,到2022年全市北斗卫星应用产业规模达到250亿元,年均增长达58%。在推进全市11个先进制造产业功能区建设中,绵阳将北斗卫星应用产业功能区建设布局于绵阳科创区。

以及,总投资30亿元的中国兵器北斗时空科技产业总部基地项目落地陕西汉中市,依托中国长城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航天北斗卫星应用(沈阳)中心落地沈阳市皇姑区。

北斗园区从野蛮生长到形成可复制模式,也成为行业升温、产业下沉的印证之一。

去年12月,北斗智联产业园落户在江苏东台市(县级市)高新区。据悉,该项目作为中国北斗产业技术创新西虹桥基地的品牌输出与资源延伸,聚焦北斗+电子信息、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集成电路等领域。

更早之前(去年9月),由上海西虹桥导航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投资设立的烟台北斗空间信息产业园运营满一周年。运营一年,园区入驻有二十一世纪空间技术应用股份有限公司、美纳(烟台)光电有限责任公司等10多家科技企业。


三、高精度,释放“全球化”信号

 

北斗组网后,一边是三四线城市官宣十四五期间预期产值,对北斗产业发展愈发自信,一边则是国内年轻的北斗企业面对GPS数十年经验积累以及国际巨头挑战时,仍在北斗高精度市场砥砺前行。

企业投入北斗的高涨热情更多来自创新市场。如,截止2021年10月,北云科技实现驾考高精度定位领域市场占有率第一,在全国30余个省市400多个城市的上千个驾考场地中,每天有上十万台北云产品在全天候持续运行;到2021年底,六分科技高精度定位产品服务区域进一步扩大,全国高速网覆盖率达100%,站点规模接近3000个;火眼位置自主研发的商用低轨导航增强试验卫星——“天枢一号”于去年10月成功发射入轨等。

某种意义上,地方政府之间的切磋,与通信服务商绑定得更加紧密。依托全球规模最大的5G+北斗高精度定位系统,中国移动于2021年10月与宁波市政府浙江宁波联合举办的5G+北斗高精度定位行业大会,并发布了包括智能驾驶、智慧港航、智慧物流、监测检测、智慧公交、共享单车、无人机、精准导航、精准农业、测量测绘在内的5G+北斗高精度定位十大应用场景。

大会期间,中国移动还为天津、河北、上海、江苏、浙江、江西等地的5G+北斗高精度定位应用示范基地授牌,并与多地行业用户签订5G+北斗高精度定位合作协议。

显然,一系列细化的政策指引下,也让产业链进入了向高精度位置应用发展的关键期。

2021年7月,青海省已建成覆盖全省经济发达区域和主要县城的114座支持北斗卫星导航系统高精度定位服务基准站,以推动北斗系统更好地服务青海省的经济社会发展和产业应用。

在去年9月份“首届北斗规模应用国际峰会”的北斗发展重点区域专题论坛上,湖南省衡阳市人民政府与千寻位置签署合作协议并将在衡阳打造全国首个基于高精度北斗定位终端与北斗数字立体交通管理平台结合的应用示范,赋予城市出行新动能和新模式。

近日,湖南省自然资源厅组建的北斗高精度卫星导航与位置服务湖南省工程研究中心获湖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批复,组建期为2021年~2023年。

不得不说,2020年北斗三号建成以后,我国十四五卫星导航产业发展的主要任务将不仅面向国内市场应用。

正如《上海市北斗产业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21-2023年)》文中表述,到2023年末,将上海打造成为北斗产业自主可控、多源融合创新策源地、高端产业引领集聚区。其中包括北斗“天地一体化”增强服务技术全球领先,“北斗高精度定位+高精度地图”融合应用技术全球领先。

这或许也意味着,北斗在尚未站稳国内市场脚步时,还背负着突破“产业全球市场占有率只有15%左右”现状的使命。关于未来,其全面落地道阻且长。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