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生态中的北斗新时空科技

2021-08-13 16:08:59 秘书处 2

当今的信息网络时代,是通过农业牧业时代、机械工业时代、电气电子时代,逐步演变过来的。信息网络时代,业已经历数字化、网络化,到达目前智能化发展阶段,数字经济生态与北斗新时空科技之间的关系,是件耐人寻味的研究课题,两者之间的密切相关性,着实需要人们好好认识一番,好好理解一番,好好联动创新一番。数字经济生态是个大概念,时空是个更大的概念,后者足以形成前者的总体框架,但同时北斗新时空科技就是一种牛鼻子式的聚焦和途径,一个行之有效的系统化体系化解决方案。


数字经济面临的数据孤岛、数字鸿沟和数码安全三大难题,其系统解决方案,路在何方?同时,北斗面临的是曲高和寡,与“大众无感”难题,如何将北斗科技产业做到顶天立地?数字经济生态与北斗新时空科技结合,是天作之合,是必然的发展趋势,能够将双方存在的难题,做到手到擒来,迎刃而解。


有人说,北斗不过是个传感器,是个传感器不假,但是它是时空传感器,是世界上最大的传感器,是无所不在的传感器。因此,被称为国之大器,国之重器,国之利器。北斗及其衍生出来的多源时空科技所提供的高精度时空信息,是大数据的核心主线,其时空信息一体化的提供,可以在整体上把握数字经济的态势和生态状况,做到心中有数,其实时动态的感知与传输,能够不断优化应用服务,其在时间维度上,能够全过程全生命周期地跟踪人事物的动态变化,实现精准施策,严格管理,提高效率和效益。高精度时空信息典型的应用案例,可以数我国在新冠肺炎总体战阻击战中的应用和服务,从总体态势把握、实时动态运作,到精准施策管理,每个环节上都体现了时空信息的伟大力量,产生极其巨大的经济社会效应,在政治、科技、经济和社会各个层面都形成巨大的影响力和辐射力,全方位多层次地体现了开放协同、融合创新、绿色共享的新发展理念,特别是在统筹、统管、统领方面显示从时空信息一体化感知、管理和服务的优越性。


数字经济生态所面临的三大难题,来源于时代的改变,客观世界在不断改变,与人们观念和我们管理的体制机制之间存在不匹配、不平衡、不对称。而且,整个数字经济生态的形成是有个漫长复杂的过程,许多新兴的科技领域是逐个地成长起来的,因此许许多多资源都是由各不相同的部门机构和企业集团分开把守着,条条块块分割,数据孤岛现象在所难免。由于区域发展不平衡,由于不同年龄层次接触新事物的先后不均,数字鸿沟现象也不言而喻。至于数码安全,由于数字经济整体布局分散,政出多门,缺乏统一的规范标准,又逢百年不遇的大变局,数码安全成为重大难题。但是在数字经济新时代,这些现象必须改变。可以毫不夸大地说,北斗新时空科技是解决数字经济生态难题的强大工具,是一把所向披靡的手术刀。


北斗新时空科技,不仅让北斗导航摆脱“北斗+”孤军作战的困境,而且开拓了融入其他相关产业、带动传统产业的“+北斗”的新舞台,同时通过新时空科技走向更加泛在、更加融合、更加智能、更加安全的中国新时空服务体系的新天地,它与数字经济生态的结合,才真正找到用武之地,而数字经济生态拥抱新时空科技,一下子找到了整合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数字孪生等一系列数字经济生态中的科技模块的整体时空框架,实现有机的组合搭配渗透,让融合创新成为主旋律。反之,北斗新时空科技又通过一体化战略规划,推进信息基础设施新基建,营造融合创新网络化设施,运作好公共科技服务大平台,形成系统化体系化解决方案,驱动产业体系化推进发展,打造智能信息产业和中国服务国家品牌,将北斗产业融入大系统,融入大企业,融入大集团,融入大产业,融入大消费,融入数字大经济,融入智能大社会。